首 页 组织机构 廉政要闻 工作动态 政策法规 权力监控 廉政文化
当前您的位置是 首页» 教育警示

长春大学原副校长受贿939万建个人山庄 自称清贫贪官

文章出处:正义网     上传或修改日期:2012-03-21

 

法院经审理查明,2003年至2011年间,58岁的门树廷利用职务便利,在学校日常工作和建设过街天桥、综合楼、教辅楼等基建项目的过程中,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和收受他人所送现金并接受他人出资为其家房屋装修、安装空调,总计折合人民币939万余元。这些受贿款被门树廷用于购买住宅、商铺、山庄及偿还个人欠款等。案发后,其返还赃款900万元。法院判决:门树廷犯受贿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。一审判决后,门树廷表示服从判决,不上诉。

  100万扔进后备箱啥话没说就走开了

  一条大街将教学楼与学生宿舍楼一分为二,学生上下学横穿大街险情不断。2003年夏天,长春大学决定建天桥解决这个头疼事。也就在那时,主管基建的门树廷认识了“包工头”臧某(另案处理)。

  10万元。在一家日本料理餐馆,臧某给门树廷送上了自己的“感谢费”和“见面礼”。过街天桥虽说造价不高,但初识便能中标,臧某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“为以后更好的合作,更多的承包工程”,10万元对臧某来说,既算投石问路,也属感情投资。

  第一次合作之后,双方感觉都不错。后来的事情果然不出臧某所料,半年后,长春大学计划投资2.2亿元的综合楼建设项目开始招标了。“抓住了门树廷就等于抓住了机遇”,研究生出身的臧某聪明绝顶,多年承包工程的历炼,让他深知主管后勤工作的门副校长的价值所在。

  2004年6月,得知长大要建综合楼消息的第三天,臧某将门树廷约到了长春风景秀丽的净月潭,两人谈到综合楼项目时,门树廷告诉臧某长大只能拿出2千万,其余的2个亿需要贷款,“贷款不成问题,如果贷不下来,可以不给我们结算工程款”,臧某信誓但但。“临别时,臧某从他车的后备箱里面拿出一个皮箱,说里面有100万元钱,就直接将皮箱放到我车的后座上了,他说这件事情请我多关照,我就答应他可以帮忙,然后我们各自开车走了。”

  2004年秋天,综合楼项目开发进入到招投标阶段。门树廷暗示自己手下人:“贷款问题很重要,中间资金链断了,对双方都不好,责任还得落到我们身上。”“这实际上就是告诉他们要优先考虑臧某所代表的中建七局,在招投标时给予照顾”。主管副校长的话很管用,经过一番看似“严肃而且激烈”的设标、投标、评标、定标程序之后,其他几家“不具实力”的陪榜单位纷纷败下阵来,臧某的“中建七局”如约中标。中标之后,臧某没有忘记感谢门树廷这个大恩人,2005年7月份,“臧某约我见面,当时我俩是在长春理工大学附近见得面,寒暄几句后,他将一个装钱的皮箱放到我车里,告诉我皮箱里面是100万元钱。之后啥话没说我们就分开了。”

  “臧某在理工大学附近送给我100万元钱之后不久,具体时间记不清了,他约我在本土风日本料理馆吃饭,吃完饭在停车场他又拿给我一个皮箱,告诉我里面有100万元钱,我直接放到我车里了。”这是门树廷摁了手印的交待。

  学校建楼的同时门树廷也在建个人山庄

  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有意,总之,长春大学在改扩建期间,门树廷也在建自己的山庄别墅。

  2006年,长春综合楼项目结束之后,手中已经有了不少“积蓄”的门树廷,开始将目光投向房地产业。一方面,他通过前妻于某等人在长春“天安第一城”“星城国际”等热点楼盘,不惜投入数百万重金,购买商品住宅和门市房。另一方面,在离净月潭不远的伊通县境内,门树廷相中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去处,在那里偷偷地大兴土木,盖起了用于颐养天年、被他自己称之为的“伊通山庄别墅”。

  长大教辅楼项目,为伊通山庄开辟了资金来源通道。2006年底,又一个臧某式的人物出现了,他就是承包商李某(另案处理)。还是一番“严肃而且激烈”的招投标之后,私下早已做好工作的李某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工程。门树廷交待说,中标之后,他告诉李某,他正在建设的伊通山庄需要钱,第一次说需要100万,第二次说需要200万。这300万元,李某都兑现了,并且给钱的地点都在同一个地方,即硅谷大街天安第一城再向前走的第一个拐弯处,至于为什么三次交钱地点都选同一处,记者不得而知,后来寻问办案人,检察官调侃说,或许那个拐弯处没有信号监控吧。

  据李某后来交待,每当学校不给他拨付工程款,教辅楼要停工,他找门树廷要钱时,门树廷就会告诉他,伊通山庄也需要钱。于是,两个人就是这样,你给我点,我给你点,教辅楼快建完了,伊通山庄也差不多了,最终对这种“双赢”结果双方还都比较满意。

  山庄建成之后,还需要装修。这时,深圳某装修公司于某又及时出现了。于某是为了承包长大又一个装修工程而来的,门树廷告诉他,我的伊通山庄也需要装修。“于某很痛快的答应了,并按照我的要求对别墅进行了装修。装修结束后,姓于的这个人告诉我装修造价大概在23万元钱左右,这笔钱我一直没有给他。”“但后来他承包了星城国际综合商住楼室内精装修工程,我为其提高了40万元的工程预算。”门树廷如是说。

  摆事让下属出点钱很正常

  门树廷的绝大部分受贿款都被用在了购买住宅、商铺和山庄上,案发时,其全家人手里的现金的加在一起才1万多元。用门树廷自己的话说:“我是一个‘清贫’的贪官”。

  2011年4月份,门树廷回伊通山庄探望母亲的时候,其前妻于某跟他说有人来伊通的山庄调查了,还向当地的农民了解过情况。门树廷有些警觉,再结合前不久省、市地税稽查部门到长春大学查缴税情况这件事,门树廷于是就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。后来经过打听,得知省地税来长春大学查税主要是针对其个人的,门树廷开始睡不着觉了。怎么办?无论如何要尽快把事情捂住,把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疏通关系,争取把事情平复下来。但“摆事”是需要钱的,门树廷深知,这几年他没少捞钱,可捞来的钱都压在了山庄和别墅上,手里几乎空无分银了。于是,他想到了长期跟随他的下属刘某等人。

  4月的一天中午,门树廷与刘某等人在紫苑文华房地产公司经理宋某处打扑克。心里有事的门树廷哪有心思放在玩上,还没玩上两把,他就跟刘某等人说:“我最近出了点儿事,有关部门正在调查,需要拿些钱来疏通关系,大伙儿看能不能给我筹点儿钱。”见门校长遇到了难事,几个长期追随者都深表同情。需要多少?门树廷说,你们一人拿15万吧。待门树廷走后,几个人又进行了一番商量,最终决定,每人出10万,共计40万。后来,这被装在一个编织袋里的40万,门树廷既没有用来“摆事”,也没有用来“消灾”,而是用于偿还了个人的一笔欠款,直到案发,也没有将钱还给他的下属们。

  门树廷在解释他“摆事”让下属出钱行为时这样说:“当时我手里确实没有这么多现金。我想,他们几个跟我这么多年,平日里我没少照顾他们,我个人有困难了,让他们给我出点钱,帮我渡过难关,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门树廷把长大后勤队伍带坏了。”负责办理此案的主诉检察官许梅说,涉及门树廷腐败案件的长大后勤人员有十几位。正所谓:上梁不正下梁歪。在门树廷的恶劣影响下,长春大学的后勤队伍滋生了集体腐败,出现了部门腐败串案,门树廷案发后,长春大学后勤工作曾一度瘫痪。2011年新生入学时,该校不得不临时成立后勤领导小组,以妥善安置新生的衣食住行。(作者 秦洪祥 许梅 于贺)



 

[打印本页][关闭本页]

   版权所有 河北工业大学纪委监察处  (022)60438192  60438193    jiwei@hebut.edu.cn

联系地址 天津市北辰区西平道5340号   邮政编码 300401

     河北工业大学信息技术研究所 设计开发